丑角


伍德店长经营这个餐厅已经有几十年了。他出于两个理由喜欢这份工作,除了对烹饪的爱好之外,观察、结识光顾小店的形形色色的客人,也是他的一大兴趣。
吱呀——老旧的木门发出悠长的呻吟,一个青年人推门而入,一旁的店员忙上前招呼。
伍德微微眯缝起眼睛,这个青年人很有趣——他有着军人的气质…可又似乎不尽然。不过,假设他是军人的话,来这个边远又萧条的中立side是出于什么目的?观光?显然不太可能。
青年人点了一份草莓蛋糕、一份沙朗牛排,都是外卖——选择的食物也很不寻常呢,要知道在刚刚经历了新吉翁夏亚之乱的这个时期,殖民卫星的经济萧条,像牛排这种生鲜,可以说是奢侈品了。
“嘿,年轻人,你不是本地的吧?以前从没见过你。”伍德按耐不住好奇心,开口搭讪道。青年循声转过身来,深蓝的双眸看向老店长,呵,小伙子还算生得不赖,伍德心想。
“嗯,我之前在军队就职。”
“那么说现在不干了咯?虽然当军人生计有保障,不过战争这种东西,果然还是能远离就远离的好啊。”
“哈哈,的确是这样。不过我离开军队倒不是因为厌烦或者害怕战争了。 只是……想通了一些事情罢了。”
一丝狭促的笑容浮现在伍德的脸上。
“咳,对不起,恕我冒昧,难道说是…女朋友?”
青年人愣了一下,随即苦笑起来。
“差不多吧。”
“那可真是恭喜了!”
闲聊间草莓蛋糕已经打包好了,而沙朗牛排的烹调则需要一段时间。
被误会为因为结婚而退役,青年在心中感到哭笑不得。
自从那一战之后,奇迹般生还的两人就躲到这个偏远的side,像普通人一样,平淡地生活着。
青年觉得,经历了整整14年,不论是年轻时的憧憬,立场相对时的你死我活,仰或是短暂的互相理解。彼此都在对方的生命中占据了太过重要的位置,可以说,彼此的生命,在神的恶作剧下(虽然青年是个无神论者,但假设一下也无妨)彻底融为一体了。
这样重要的人,让自己最在意的人,作为自己另一半的人,青年想要好好珍惜。
这样会不会太自私了呢。
可已经付出了太多,已经足够多了。

带上两份食物,青年向返回的方向走去。推开老旧的公寓房门,迎接他的是金发男人温柔的声音。

“欢迎回家,阿姆罗。”

和煦的阳光从半开的窗户洒进来,暖风轻轻吹拂着男人空荡荡的裤管。

新的人生,现在开始也不晚。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宇宙人zg | Powered by LOFTER